随笔

高中的时候成绩姑且还算可以,在市里最好的公立高中里最好的几个理科班里读书,成绩当时在班上基本上每次都是十名上下的样子,年级上的话好的时候能考十几名,差的时候可能一百名,绝大部分时候都是前五十,换算成高考的话,大概就是能上一般的985的水平。高考完的时候自我感觉还可以,最后成高考绩出来大概年级一百名的样子,刚好就是差的时候的水平,哈哈,那时候一边听着taka唱的Voice一边查分,看了下排名,比四川的211川农最好的专业排名都高不少,所以也没想着复读啥的,虽然很遗憾没能上985,但还是就这么认命了。但当时我妈嫌川农计算机太差了,因为我一直都想读计算机恰大米,然后高三的时候看了个什么志愿指南啥的,里面有个信息安全这个专业,不但平均薪资是最高的,工作满意度也是最高的,所以就想学信安了。

当时分蛮尴尬的,只能上一些一般的211,想读985的话只能读中外计算机或者东北大学土木啥的,我当时挺自暴自弃的,想着既然读不了985那就读双非吧,然后当时目标有两个学校,一个是重邮另一个是杭电,那个时候啥也不懂,唉,回头看的话当时应该去杭电信安的,后来的一切痛苦也就不会发生了,但年少的我就这么草率的决定了自己的命运,飞蛾扑火一样的来到了这里。

我当时住的是皇家,上床下床,整个寝室非常非常的小,虫子特别多,厕所浴室啥的都没有单独的,都是一层共用,据说开学的时候有人看完宿舍就回去复读的。因为我高中读的是最好的班,所以寝室也很好,四人上床下桌,室内大的能打羽毛球,第一次面对重邮的宿舍也给我小小的震撼了一下,但我只是紧握了拳头,心里想着这都是我活该,既然我和傻逼似的选择了这里,那我就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一切代价。当时的室友说实话也挺傻逼的,天天在宿舍里打游戏,非常的吵,后来爆发了几次争吵仍然没有改变,一个室友忍受不了了直接换寝室了。我和那个傻逼考的同一张卷子,他比我低了六十分,结果我们能被分到同一个专业同一个班,四川的汉族城市户口考生真的是低人一等啊,唉。

面对着那样艰苦的环境,我心里还是那样想着,这一切都是我活该,所以我比谁都努力,基本上每天都学习到十点多,教室熄灯赶人了我才回寝室,因为我实在很难在寝室那样嘈杂的环境下专注的学习。不过当时确实高中生思维太严重了,一次课都不翘,按时的完成作业,学习课本上的内容,有闲下来的时间我就去看鱼C工作室的C语言课,因为我刚好冲了个会员。就这样一边学习课内的东西一边学习红岩网校里讲的东西,回头看过来当时确实很傻逼,我的专业是信息安全,最看实战的一门课,我却天天学一些编程相关的东西,直到寒假做考核我才正式开始学安全,怪不得落后别人一大截。

依靠非常努力的自学在寒假里勉强过了红岩网校的考核,其中的苦涩难以言表,最后进入了corestudy那个组,进行下一步的学习,因为在寒假里终于开始打ctf了,没事的时候总会看各大安全比赛的晋级名单获奖队伍啥的,当时总是很奇怪怎么重邮晋不了级,重邮不是据说计算机氛围很好吗,光看高考分的话,不看比重邮分高的多那些知名985211啥的,比重邮低的多的成信很多比赛都拿奖了,和重邮分差不多的杭电也是获奖专业户,甚至隔壁西南石油大学、成都理工大学啥的也是经常有斩获,怎么重邮就不行呢。

当时我比较菜,甚至可以说,在大二打那个新生赛dasctf之前我还没正式比赛里做出来过ctf题过,甚至连签到都没做过,因为一般都被队友提交了,除了签到题以外其他非签到题更是一道都没做出来过,当时一直在想我有生之年究竟能在正式比赛里做出来题吗,我要不要告别安全了,我这水平也太菜了吧,哈哈,后来过了暑假考核轮到我这一届带新生的时候我更是陷入了深深的怀疑,我感觉我这水平完全不配给新生上课啊,别给人家带沟里去了,大二的时候给新生上什么课是自己选,我选课的时候看了一下那些课程名真的感觉没有一节我配上,我自己都没学明白还是别去误导其他人了,最后就选了第一节课linux入门,确实是最简单的课了,终于能讲一些我会的东西了。

因为大一的时候自己本身就很菜,虽然觉得重邮打ctf不行,但自己好像也没有什么好指摘的,毕竟你连一道题都没解出来过,当时到了大一时的国赛,我当然还是继续爆零,给我们上课的学长他们晋级了,本来指望着学长他们能杀出威风的,结果最后还是没一个队从分区赛里杀出去,从初赛晋级的三个队,两个队三等奖,一个队二十多名打了个二等奖,所以重邮再一次没晋级,我大一那年没晋级,高三那年也没晋级,而重庆唯一从分区赛晋级的队伍是隔壁的大专,真的有点幽默了,哈哈。

当时我是贴吧的小吧,百度贴吧有个活动就是要让你介绍学校的专业啥的,但那个时候不是我介绍信安专业,是屈哥介绍,我当时一边刷一边看页友也就是非本吧从主页看到这个帖子的人的评论,基本上大伙都不怎么看好重邮信安专业,哈哈,完全没啥名气,有个评论说重邮ciscn西南分区就20名,水平不怎么样什么的,我当时很难受,我紧握了拳头,想着等我大二的时候一定要杀进决赛,做到之前的人没做到的,除了那次之外还有一次有个师傅直播,有个评论问本科学网安去重邮好还是成信好,那个师傅说本科的话还是成信好一点,重邮基本上都断代了,我当时心里就想,妈的在四川重邮网安比成信网安分高了五六十分吧,这还能放一起比啊。

那时候蛮难绷的,觉得很后悔来这里学网安,重邮计算机氛围唯一好的领域就是去学开发,安全真的和孤儿似的,上面的老师也不怎么重视,自打信安从计算机学院拆了出来和法学组成了网络空间安全与信息法学院这个离谱的东西,无论是生源还是重视程度全都一落千丈,公众号天天搁那儿宣传法学,辅导员也是学法的,有一次还问我们这个专业需不需要去报计算机二级,非常的离谱。往外看的话,这学校毕竟只是四非,分比这里低的多的双一流甚至都能踩我的头,唉。擅自去期待,擅自去失望,在这里学安全读出来感觉就和小丑似的,既是个四非,又没网安培养能力,也没有学安全的氛围,debuff叠满了,那时候很难受,但是总是想着等我到大二的时候,等我带新生的时候,我一定要改变这一切,虽然我很后悔来这里学安全,但希望后来的学弟学妹们别那么后悔。

因为我大二上的时候也蛮菜的,感觉也就是个攻防世界web新手区的水平,感觉有些学弟都比我强了,自觉很难教好新生们,不过打完newstarctf姑且长了点信心,终于知道ctf题该怎么做了,发现我去!我竟然也能做出来题!所以就想着打其他比赛练练啥的,自己会了啥就给新生教啥,然后令人绝望的时刻就到了,完全没人和我组队,打长安杯的时候我基本上把我好友列表里所有人都摇了一遍,从大二的到大三的,大三的学长都说自己不想打啥的,大二的反正都不回我,哈哈,除了有个逆向师傅愿意和我一起去打,结果比赛当天他说他有事,去不成了。当时真的很无助,我给其他人说,你们他妈的相信我,我就算是一个人打也能拿奖,就和我组队混奖不行吗,就这样也没人理我,最后三人的比赛只写了两个名字,去打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

那时候发挥还算不错,差一道题就二等奖了,虽然只是三等奖,但我一个人打的排名在重邮都能排到第三第四了,很抽象,因为重邮最好的成绩也就是二等奖。后面美亚杯的时候我给其他人说你们相信我,我打取证比赛真的一个人打都能拿奖,结果还是没人和我组队,很绝望,直接放弃报名了,看着屈哥他们拿了一等奖,我真感觉随便来点会打的队友我也能一等奖,但可惜连和我组队的人都没有,哈哈。

后面除了协会要求大家一起打的大比赛,其他小比赛我就彻底放弃和其他大二的组队了,因为我知道估计没人会和我组队,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一个人打比赛,一个人做web,一个人做misc,一个人做所有方向,虽然水平也就是做个签到题,但自己的水平提升还是蛮快的,在那个时候我在newstarctf那个群里水群认识了anyyy,惊奇的发现世界上竟然还有个叫联合战队的东西,有个战队叫SU,我如果在学校里找不到人和我一起组队打比赛,或许可以加入联合战队,在那里说不定就有人能和我组队了,就这样像是命中注定一样加入了SU。

加入SU的时候大二上也快结束了,后面就是大二下了,大二下意味着很多,一是新生们也要开始做寒假考核了,也要选corestudy这个组,代表着需要给他们教更深更难的东西,但我感觉我的水平远远不够,二是国赛要来了,我真的能一雪前耻吗,我甚至连自己能不能从初赛晋级都没有把握。当时做安洵杯的时候,因为队里有web手了,我开始做misc,在大一的时候我学过一点web,但完全没碰过misc,当时心比天高,感觉我是搞web的,那只要把web学好就行了,其他都是外道!现在想想当时的想法真是可笑啊。做安洵杯的时候状态还可以,做了几个misc,所以信心爆棚,后面就到了让我一生之痛的重庆市赛了。

那个时候我和一个逆向师傅和一个做web的研究生学长一起组队,我让那个研究生学长看web,我就先看misc了,结果那个学长思路走错了,明明是个很简单的web签到,结果他想复杂了没做出来,等我回来看了一下秒了之后,我们排名已经很后面了(重庆的很多比赛抽象到你签到签的快都能拿三等奖),不过我心里想着也就是一个签到题罢了,排名后面就后面,我一定要把这个图片隐写做出来,结果,直到比赛结束也没做出来,盲水印这东西我这辈子可能都忘不掉了,最后果不其然成了为数不多没拿奖的队伍之一。

那时发生了件很抽象的事,因为重邮是主办方,大概是那种说出来细节能被挂知乎上喷半年那种,仿佛又回到了大一那段屈辱的时候,难道重邮真就这么菜吗,需要做出来这种形似于自己给自己颁奖的事?而且即使是这样离四川那几个学校的分也差了很多,我感觉很可笑,也感觉很不甘,别说和其他省的学校比了,重邮真的连拿重庆第一都需要玩这种恶心的把戏吗,这是真的不如隔壁的大专了。

重庆市赛后刚好是寒假,既有对自己的不甘,也有对学校的不满,虽然我已经过了做考核的时候,到了给其他人布置考核的时候,但我那个寒假努力的程度绝对不亚于大一的时候。我买了个ctfshow的vip,然后开始没日没夜的刷题。我原来的作息大概是凌晨两三点睡,然后中午十二点起床,刚好我妈会给我送午饭,但那段时间我经常通宵刷题,所以我妈也不给我送饭了,因为她也不知道我几点才起床。我就慢慢看着自己在ctfshow上的积分一步一步增长,从上不了榜,到现在刷到十多名, 付出了多少辛苦可能也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当时把ctfshow基本上所有图片隐写题都做了一遍,做完图片隐写就刷web,基本上做一道web接着做一道misc,有时候自己都感觉自己其实不需要那么辛苦的,但那种不甘却还是驱动着我继续着自己飞蛾扑火般的努力。

寒假结束后我终于从ctf小白跨越成略懂ctf的小高手了,有一次和su一起打比赛,遇到了个图片隐写题,就是个最低能的工具题,大伙都知道就是个工具题,找到工具就可以把这个隐写解了,结果这个工具实在太冷门了,群里各位misc高手都没做出来,直到最后被我找出来了,有师傅惊呼怎么你这都找得到,为什么找得到,哈哈,因为自那次重庆市赛之后,我几乎把我能找到的网上所有图片隐写题都做了一遍,所以我能找到。

寒假结束后我终于感觉自己有资格给新生讲一些更深入的东西了,但当时最让我困惑的其实不是这个,知不知识点其实无所谓,毕竟我当年完全就是自学过来的,让我更困惑的,是为什么有些学校总是强盛不衰,比如成信,杭电,南邮,只说高考分的话我这几个学校都能上,其实大伙分数都差不多,为什么他们每一届在安全上都能做出那么卓越的成就,水哥总是说打ctf这东西不能评定一个学校的安全水平,因为这只能证明这个学校这一届刚好有几个高手罢了,但是为什么x1c,syc,vidar-team每一届的实力都那么强呢,大家明明高考分都差不多,是什么神奇的魔力让他们脱颖而出?

后来我加了很多师傅,大家都会聊到招新啥的,几乎每个师傅我都会问他们学校是怎么培养新生的,我自己姑且算是走出来了,但我觉得我自己这条路不具有可重复性,所以我想从其他人那里寻求答案。几乎每个师傅都会给我说,他们学校要断代了,每届就没几个学安全的,我感觉很奇怪,论招新的话到了corestudy这个时候,我们招的人比其他学校多多了,比如我们今年web组有十多个人,好多学校一届就一两个web手,明明有这么多人,理论上我们应该有更好的氛围的,但为什么其他学校长盛不衰,我们逐渐凋零了呢,问到最后他们总是告诉我他们新生都是自学的,就靠翘课打比赛锻炼出来的。

我没有那种勇气翘课,就算是很无聊的课,我也会去,最多就是玩手机,唉,这种高中生思维害惨了我,或许这也是为什么我和其他同龄人差距这么大的原因,没了那种不顾一切的做安全的勇气。之前在ctfshowVIP群看到有个师傅讲自己学安全的故事,他说他没人带,就靠免费视频入门,因为自己是农村的,家里比较穷,白天在工地打工,晚上回去学安全,有时候三天没吃饭,最难的时候揣着300块去深圳,晚上就睡在人行天桥下,最后终于靠网安专保本了。看完只觉得热泪盈眶,这种人不成功谁成功啊,我虽然自诩比身边绝大部分人都努力,现在也靠内推找到了一份甲方实验室的实习,但我远没有别人努力,也没有别人厉害,却靠运气取得了比别人更高的成就,只觉得羞愧难当。

后来我大概明白,这种强烈的对安全的热爱,可能就是那些学校强盛不衰的原因。但当时信安协会,摆烂氛围很重,天天都搁那儿金铲铲,他们可能没觉得没有什么,我只觉得很羞愧,明明大家远没有别人努力,也远没有别人厉害,却天天摆烂,不如别人难道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吗,那无论受到别人怎样的攻击也是罪有应得吧。所以我当时再也没去过信安协会了,我一直在想怎么才能带给新生这一种氛围呢,我当时拉了个web组的小群,没有拉一个学长,我就是怕某人再把那种氛围带起来了。然后我开始虚心向其他厉害的师傅求教,询问他们当年是怎么学出来的。

我大二下的时候更新了很多博客,大部分都是对某个知识点的总结,因为这都是我向其他师傅学习的成果。当时去南京打xctf的时候,clown给我说他当年学sql把sql-lib来回打了好几遍,我觉得很震撼,因为我知道我自己肯定没有那种毅力做到,要让学弟们也像clown一样来回打几遍sql-lib也太浪费时间了,于是我想到我自己写个博客,把sql注入的知识点全都总结一遍,这样新生们不用打sql-lib那样耗费时间,只要看我博客就可以学会这些知识点了,于是当时我花了两周时间,把自己遇到的各种sql注入技巧与手法都总结了进去,因为我自己能力有限,所以我参考了很多很多其他优秀师傅的博客,终于姑且得到了一份满意的结果,能让新生们看完之后掌握sql注入的大部分技巧。

大家其实都是自学过来的,所以很多一般的点我相信学弟们也能自己学过来,所以我想教给他们的是一些比较深的有趣的东西,至少不是网上随随便便就能看到的。在打ctfshow的极限rce的时候,我发现常规的思路到了如何利用转进制表示无字母数字命令时都没走通,g4师傅到了level5的时候用的直接是取反做的,前面明明都在讲什么用二进制表示数字,到最后的构造就成取反了!颇有一种脱下裙子里面却是大鸟的光怪陆离之感,然后我去看了原题安洵杯那道,发现道格出题的时候也只是做到Level4就不行了,还是得出现数字0,我当时思考了一周怎么在不用数字或者字母的情况下通过构造数字最后构造命令,那时候我还在协会,水哥坐我旁边上班,我就在这里思考如何破局,最后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失败,终于被我想到了方法,发在了先知上;写pop反序列化知识点的时候,有个学弟问有没有其他绕过wakeup的方法,于是我查了很多资料写了那篇wakeup绕过的总结,全都是我一个一个研究然后构造的,绝不是随随便便抄了谁的博客就草草发上去的;愚人杯的时候有学弟对如何在有限制的情况下读取文件感到疑惑,所以我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写成了一篇博客,详细叙述了各种读取文件的小技巧。。。

在web小群的时候我确实也在经常让学弟打比赛,但我发现很多学弟其实积极性都不是很强。那时候水哥拉了我们大二的一起打国际赛,因为国际赛确实是最锻炼人的比赛了,但除了我之外其他人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兴趣,重邮的氛围就这样。。。于是我给水哥说干脆我拉几个积极点的学弟我们一起打国际赛算了,于是创建了NotEnoughEffort,当时即使是SU在内的很多联合战队打国际赛的积极性都不高,而我们保持了一周一练甚至一周两练,周末有比赛就打,最高的时候打到了ctftime中国区的第18名,超过了一堆知名的ctf战队,那段时间不只是大大锻炼了群里的几个学弟,对我自己的锻炼也蛮大的。

打完大数据与精英对抗赛回来恰好山城杯开打了,名字很高级,其实也就是重庆市赛,当时我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又是重庆市赛,而且这次还是线下断网的,我真的能一雪前耻吗,我很怕自己又和之前一样失败。那时候发生了件很恶心的事,组队的时候某个人一直在那儿道德绑架我,说我是大战队的为什么不带学弟,那是我第一次想要退出校队,我自问我这学期对新生付出的心血超过所有人,为什么不带学弟打比赛?哈哈,我这学期妈的都不知道带了多少次了,我就想和熟一点的人一起组队拿个奖都不行吗,真够恶心的。最后我还是和学弟组队了,最后运气好竟然拿了个冠军,自己也有种不现实的感觉,原来重邮也是能不靠肮脏的手段拿冠军的啊,一路走来太多不易了。

而这比赛里某人更是抽象,之前有一次分享会的时候,我分享了一个0day,然后把自己博客链接放了上去,那个人看完我博客说我不要把ctf看的太重,多向身边优秀的人学习?你他妈怎么从我博客上看出来我太看重ctf了?我博客上不是全是wp和知识点总结?我他妈给你们分享0day你就这样对我是吧,那时是我第二次想退出校队,我感觉某人简直是不可理喻,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怀着悲愤的心回到寝室的了,而山城杯的时候某教导我别太看重ctf的人偷偷藏了手机比赛的时候问学弟flag,哈哈哈,他可能会有很多理由说周围的人都偷藏手机都py啥的,但我不会这么做,就算赛场上全是py狗,我也会坚持自己的原则,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就算我没打出好成绩也比某个小丑强的多。

打完山城杯周末刚好是国赛初赛,我真的很希望自己能一雪前耻,从国赛里杀出去打所有人的脸,可能其他人觉得尊严没什么,我是真的很想为重邮证明点什么,当时第一天我拿了西南第一,激动的几乎要哭出来,我感觉我的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第二天的时候虽然打的没第一天那么好,但也拿了西南第六,几乎是比赛结束的同一时间,我找到了贴吧的那个评论,回复他,重邮这次国赛初赛第一天是西南第一,第二天是西南第六,虽然没其他学校那么厉害,但也已经很可以了。

我当时以为复赛会是ctf赛,所以信心满满,我觉得我一定能晋级,结果没想到是awdp,这东西我听都没听过,怎么可能打的赢其他人,当时查了很多资料,和组队的学弟一起来来回回写了很多东西,但对于晋级仍然不报有希望,唉,虽然我已经尽力了,我敢说有些最后晋级决赛的战队web得分也没我们队高,但这也已经无济于事了,除非你是lotus,不然是不可能一个人打一个队的,我最终还是没能杀出去,最后甚至只是拿了个三等奖,重邮已经三年没晋级过决赛了,重庆这三年唯一一个晋级国赛决赛的战队是隔壁的大专,哈哈哈,我自己都感觉自己是小丑,付出了那么多努力,最后还是没能做到一年前自己对自己许下的承诺。

我自己其实已经拿了很多奖了,多一个国赛少一个国赛其实根本就无所谓的,支撑着我打下去的唯一动力就是想向所有不看好重邮的人证明些什么,可惜最后还是徒劳无功。国赛失利后基本上就到暑假考核,之前他们原定的考核出的挺烂的,两个任务完成一个即可,第一个是拿一个cve,第二个是用go写一个漏扫,这算什么傻逼考核,虽然我当时都已经放弃留任了,红岩网校已经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了,但我真的很怕其他人就这么把新生祸害了,所以想了很久想了一个能在简历上大谈特谈的开发任务,和昨年那个考核一下能做到web和二进制的同学一起开发,虽然最后只要求了web同学完成。

不过cve这个字眼勾起了我一些回忆,因为作为一个web手,我其实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cve,但我知道cve其实蛮好水,大一的时候学长和我说cnnvd啥的都很好水,star都说给他们每个人送一个,我不知道star最后做没做到,但我当时挺想给通过考核的所有web学弟送一个cve了,因为后面他们的事就已经与我无关了,给他们每个人再留一份礼物作为告别吧。说实话,这学期我大部分时候都在帮别人打比赛,pycc的时候我帮身边的很多人都打了奖,做的我自己都要吐了,NEE的web学弟也都是人手一个iscc奖,虽然我当年除了做运维的凯神带我拿过一个校奖,没人带我拿过奖了,但想到其他人可能需要这个很水的国奖,我还是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帮别人打号,到了最后去北京实习前还是这样,太心软了,哈哈。

水cve的话其实只要找到比较垃圾的开源项目就行了,也幸好其他师傅发我了一个文档里面有那种比较水的开源项目,于是在来北京前我每天都在看项目审代码,最后挖了十多个吧,自己只申请了四个,其他都送给周围的人,因为我也不知道哪些新生能过考核,所以只能先给NEE里的web学弟送了,也感谢他们这一学期陪我一起打国际赛,其中有个学弟可能是不做安全了没收,所以我就把那份报告给第一个交考核的学弟了。

我一直知道自己被这里边缘化了,他们有什么活动也不会带我,就像某人看我不顺眼一样,我也看某人不顺眼。有几次比赛虽然我不是参赛队的,但我还是在帮校队做题。某比赛决赛的时候我恰好在打精英对抗赛选拔赛,已经打了一天了,真的已经很累了,但第二天还有比赛,那天我就睡了四个小时,我这边挺重要的,但也不想看校队爆零,所以拖着疲惫的身躯,一边看我自己的比赛一边帮校队做题,不过当时有个misc我确实看了很久也没想出来咋做,他问我做题了吗,我心想我都没做出来题还是说没做算了,没想到他转手就把我踢了,哈哈,说我不做题就别进群,真够牛逼的。

后面蓝帽杯的时候我看他们发了二维码,我当时和水哥以及屈哥组的队,全都是核心群里的,我想着都是校队的应该没问题,于是扫码进去了,进去三十秒就被踢出了,说我组队了就别进群了,真够牛逼的,既然你们这么说那别的比赛就别找我啊,把我当工具人是吧,国赛的时候我也没进你们的群那你们还搁那儿问我怎么做题呢,恶不恶心啊。当时我已经够生气了,但我还是想着那行吧,那我以后只要组了队就不进群了,行吧,后面隆剑杯的时候又发二维码让我们扫,我当时已经准备和su一起打了,想着那我都组队了那就不进群了,结果搁那儿艾特我说我不带新生,贱不贱啊,然后今天又把那个隆剑杯二维码发出来,说什么以后要按时打比赛,会定时清退21、22级不打比赛的人,又搁那儿针对我是吧,恶不恶心啊,我马上大三了,我都准备不打ctf了全心考研了,我觉得我对这里已经够仁至义尽了,还在这里恶心我,哈哈,所以我退群了,不想和傻狗呆在一起了,我对这里付出了这么多,最后却得到了这样小丑的下场,一切都是我罪有应得,我就不该像个傻逼似的来重邮学安全,更不该和个傻逼似的一直带学弟,他妈的cve咸鱼上一个500,我他妈全送出去了,我真是个脑残,付出了这么多还被敌视和排挤

评论

  1. Sajo
    6月前
    2023-8-15 18:30:22

    继续进步,大有可为

    学校里的事情算个几把,只要进步就好
    祝福你

  2. libestor
    6月前
    2023-8-15 20:56:39

    哥,真不至于,消消气,你很厉害的,大家都有目共睹的,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我相信你。

  3. 小黑
    6月前
    2023-8-15 22:52:22

    学长加油啊!在我这里,你还是很乐意给我们分享知识的,我一直觉得你很强(๑•̀ㅁ•́ฅ)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